Mabinogi洛奇同人志《Our time together》7月18日开始预定|参展CC9


《Our time together(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CAST: Sail雅、茶饭、Departed、Enchant
主催: Enchant
规格: B5(188mm*263mm)||简体中文|| 右翻
页数: 50p(黑白26+彩色24)
发售日: 7月23日魔都CC09 摊位E09 (点我看摊位图)
可预订日:7月18日午时起

官方公式: http://zf96q1.chinaw3.com
淘宝通贩(展后开通): http://sns717.taobao.com

开通信息第一时间从微博通知
新浪微博(只需要信息的推荐):http://weibo.com/lostenchant
腾讯微博(会参杂日常):http://t.qq.com/Enchant_

发售详情: 
「普贩40R」: 本子+贴纸
「特典50R(共50套)」: 普贩+书签x2+明信片x2+Travel周边(卡贴X2徽章x1便签本x1)
「前50人」: 主题书签&明信片x1+Travel卡贴x1


—解说

 图为模拟效果,均以实物为准,实物书签、明信片都为250g牛皮纸,贴纸为非刀版A5不干胶贴纸。

 特典所含的Travel旅行周边均为随机选择,摊展现场可自行抽取。 
 前50名赠送的卡贴亦同,因为预算数量有限,可能无法送满50人,主题书签、明信片足够。

内页展示:




这是我们的首刊=w=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为相亲相爱六年的游戏出本,实属不易,一年前决定出的,今年又重新返工重置了一遍,才开始向外公开。
为了爱某个主催勒裤袋了(跪)

相对来说,洛奇的同人并不热门TwT,所以价格只是在成本上加上了给绘师的报酬和摊位费,只求把成本回过来。

ME向着‘无论何时拿起这本书,都能让你感到怀念’的念头做了整体设计。
手下绘师们倾心打造的漫画和绘本,加上牛皮纸的怀旧包装设计,相信会给你不一样的感觉




web附送福利,由ME绘制的四格漫画3p(不参与印刷)


《bard's song》(吟游诗人的歌)

《bard's song》(吟游诗人的歌)是我参加脚本大赛的一个故事

至:喜欢 原洛奇同人剧Travel旅行的各位,这个故事便是从以前那个故事演化出来的独立世界观,那个视频坑了实在抱歉(捂…
不过我自身也很钟情独立出的世界观,所以无论什么方式,我都会将这个大坑填上的=w=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和关注。
------------------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分享给更多的人知道。

比赛页面传送门:http://act3.comic.qq.com/6053/work/show-id-3853.html
作品名:bard's song(吟游诗人的歌)
参赛者:Enchant
作品类别:幻想类


作者前言:
其实,我是以MADHOUSE为目标站在这里的。
我将分镜模式与小说融合写作,也就是说,可以当这是分镜脚本,也可以当它是小说。
我邀请了我的画师一同参与,只不过限于交流理解的问题,最后还是自己扛着上了…
当然在此向大家推荐我的画师,相关内容会发在另外一贴里面,如果有喜欢的可以联系。

在非我所看的漫画/小说动画化时,让我决定是否看这部动画取决于第一话,第二话巩固,第三话该抛的抛了,该定的就定了。
那么就这样,我这里只放出一话的内容,当然,这一话的丰富度你们可以自己掂量。

关于《bard's song》--这并非一时之想,而是经过多年慢慢演化出来的故事。在决定参与这次脚本赛时,我将已完成的第一大章全部推翻,重新再构造,成为了现在展现在大家眼前的世界。这是一个时间跨越幅度很大,涉及范围很广,脚步紧凑的故事。

关于故事的取名--“吟游诗人的歌”,而不是“吟游诗人之歌”,这里区分开的话,就没有更多要说的了。

关于故事的风格--这是一个欧风的故事,为了完全融入欧洲人的习惯,在一些用语上能更接近想要表达的意思,反复掂量过多次。文中出现的“孩子”口语说就是:男boy;女girl。比如说“我的孩子”-“son”,好孩子“good boy"。嗯,在这里说明这些,为了大家能更加融入风格来观看。

【故事简介】
火可以毁灭一切,亦可创造一切。
莫伊拉(Moira)女神一手持火焰,一手持温风,用火焰创造了拜格埃尔(Bagh ell)大陆,用温风保护着这片大陆,然后消逝于火中。
莫伊拉的子民们分成了三族,各自守护着大陆的东面、南面、北面。
他们共同背负着莫伊拉女神赐予的命运,维护着古老的秩序,默认着秩序。
直到一个与众不同的灵魂跳了出来,他的天真与直率引出了更大的秘密,他会选择坚持还是妥协。
到底是谁,为了什么,无数时间以来一直暗中维持着一切。

【世界观】
拜格埃尔大陆富饶美丽,人们与自然融洽相处。
这里医学发达,善于使用自然界中一切。
这里的主心秩序是由圣堂维护着,而不是王国。
这里的普通祭司们大多分散在大陆各地的小圣堂,作为医疗机构和知识传播而存在。
这里特产是一些漂亮的晶石,特别为金色的最贵重,也是交易的货币,从金色到淡金色和浅褐色划分价值量,并且刻有特殊的印记。
这里还有另外一种特殊的晶石,它是灵魂的碎片,是逝去的所有动植物的灵魂结晶,只有少部分在自然下形成,大多都是人为制造的。灵魂碎片(soul shard)作为介质,将所属物的灵魂与自己的肉身融合以获得各种各样的力量。普通子民们并不知道这种结晶的存在。
这里有三个种族,北方的西维亚(Sylvia)银发蓝眼、南方的科德尔(Kodel)深棕发碧眼、东方的菲比(Phoebe)金发金眼。
这里有三个国家,北国埃普利(April)、南国伊瓦罗(Evaro)、东国摩纳(Mona)。摩纳同时作为中心存在。
这里的北国是圣神且充满谜团的地方,多数重要职位的祭司都是北国族人。
这里的西区有茂密的森林,美丽的瀑布,丰富的物种资源,以及很多神秘的未探索区域。

【人设】
*我仅放出一话中会出现的主要角色的设定图。部分角色的年龄和造型仅为这一话的出现时。


巴泽尔 弗里斯特(Basil Forrest)
父母双亡的他靠自己兼职来养活自己,而不是邻里的施舍。坚强、勇敢又爽朗的孩子,深得人们的喜爱。
他的周身散发着不可思议的磁场,动物们都很喜欢亲近并顺从于他,就算是最凶暴的家伙。一些人亲切的昵称他为埃尔夫(Elf)。
他的身边总有一只可爱的松鼠形影不离。


布朗尼(Brownie)
巴泽尔出现之处,必定会有一只棕色的小家伙爬在他身上。
调皮的小家伙是巴泽尔亲密无比的好朋友,它能理解巴泽尔所说的一切。
对坚果类很神经质,你只要多盯一会它的坚果,嗯……


泰伦斯 里昂(Terence Leon)
现任国王,被称为狮子的后裔的里昂家族。
身上配有银制的狮子徽章,狮子的眼睛是金色宝石制成的。


查尔斯 里昂(Charles Leon)
泰伦斯的大儿子。


祭司(主要为服饰区分)
左起:礼仪服、普通祭司服(学员类)、大祭司的正装、圣者白袍、戴短鹿角面具的两位是普通祭司服(仪式类)、戴长鹿角面具的是圣者仪式服。

【场景】
*好吧,我场景极弱…出个几个大概的外形,大家自己想象吧,跪…


圣堂岛(Sanctuary isle)
这座岛的湖是人为圈成的,现在的湖区原本是一片树林,所有的树木都沉睡在水底。
圣堂坐落在瀑布脚下,充分利用了瀑布的水源,水渠分别从空中和地面覆盖着圣堂。
圣堂大门的入口便是花园式广场。
东面坐落着一颗被特别墙体围绕的巨大橡树,枝叶繁茂,叶间闪烁着里细小的亮光。
巨大橡树的后面是一座看似巨大花房的无顶棚建筑物,蔷薇花藤从墙下和顶上相对盘腾着。
这座巨大花房的右边是一个圆弧形的鲜花走道,走道被白色和黄色的蔷薇覆盖着;后面是一块花圃。
广场西面是普通祭司们的生活住所以及药房,北面是瀑布落下的净池、水渠总头以及高职祭司们的住所,南面是学堂和仓库。


梅莉街(Merry street)
梅莉街坐落在圣堂岛对面,繁荣的商业街,是通往北门、南门、西门的必经之路。


艾维街(Ivy street)
南门方向,通往摩纳广场的必经之路。
这里青藤爬满了墙身,居民们大多都有一个自己庭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观赏植物,也有的圈养着一些温和的动物。

--------------------------------------------------------
作者tips:每个隔行为一个场景内镜头。带着你的挑剔的本性开始观看吧。
--------------------------------------------------------

Ⅰsunstone(太阳石)

风,拂过渡鸦那漂亮的黑色羽毛,它拍打着翅膀飞向了天际。

穿过云层,俯视着六月的大陆。被绿色山林包裹着的摩纳都城,宛如秘境乐园一般。

都城的东面,如同巨大庭院的圣堂坐落在高耸入云的瀑布脚下。瀑布落下的水流,一部分将汇成了隔离圣堂的小湖,从远处看圣堂犹如湖上的岛屿;另一部分水流将鲜花盛开的摩纳城环抱着。

【Sanctuary garden(圣堂花园)】

身着白色过膝纱裙,束起的头发在后脑勺盘成发髻的女祭司们蹲在花圃前,将三叶草和白色、黄色、紫色的花瓣放入脚边用柳条编成的篮子里。

女祭司的手在一片四叶草的面前停了下来。

她将左手放在唇前,一脸惊喜。这时候右边传来年约40来岁的女祭司的声音“孩子们,出发时间到了!”

花园入口处,年长祭司微笑着,挥了挥手。

花圃前的祭司们起身,提起花篮向年长祭司的方向快步走去,脸上洋溢着期待和幸福的笑容。发现四叶草的那个祭司看着年长祭司的方向,脸上的笑容让她的眼睛看起来像迷人的弯月。

她转回头掐下了四叶草,装饰在她左边微卷的鬓发上,然后提起花篮小步跑着追了上去。

这时候,一个年约十来岁,脸上有些雀斑,淡金发色,一条小辫子垂在胸前的女祭司,从香水百合的花圃里站了起来,手捧一束香水百合,羡慕的望着祭司们离去的方向。

带着四叶草的祭司从年长祭司身边跑过,“等等,孩子。”年长祭司拉住了她的手。

她一脸惊诧的看着年长祭司,年长祭司将她发上快要掉落的四叶草重新插好,笑着说:“我想,今天会有好事发生。”

年长祭司从背后轻轻推了下她的肩膀,“快跟上去吧,你要掉队了。”她转过身,微微弯下腰表示了谢意,然后跑向众人离去的方向。

她从圣堂大门右侧的石阶走下,来到转角的平台,向远处眺望着。
环绕着圣堂的小湖对面,是繁华的梅莉街。高低错落的房屋,橙色、黄色、蓝色的屋顶交织着,在整个摩纳城里异常显眼。
她往圣堂岛下方的小码头望去,一艘白色的木舟离开码头向对面梅莉街的码头驶去。
她大叫了一声:“诶?!不是吧……”

然后转身从侧面石阶跑了下去。

【Merry street(梅莉街)】

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时不时传来叫卖的哟呵声。

结伴同行的少女们在一家饰品店前犹豫不决。留着山羊胡子,着装时髦的店主挥舞着手臂,夸张的讲述着面前这些精美饰品的来历。

“小姐,我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哦。”一只小手拿起了躺在角落的手链。那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通透晶石被银制的铁笼扣住,未打磨的自然感让这条手链看起来与众不同。

少女惊喜的接过手链“我想,我很喜欢它。”

店主双手胸前一摊,习惯性的吹了声口哨“我可爱的巴泽尔,今晚我家有烤鸡哟。”

金发少年挥了挥右手“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他左手提着装满食材的篮子,一只松鼠趴在他腰背上。

街上走来几个女祭司,左手将盛着水的木盆顶在腹部撑着,右手拿着捆成束的橡木叶往水里沾了一下,然后洒向街道的地面。
行人们纷纷退让到一边,一脸欣喜的与同伴交头接耳。

巴泽尔边走边透过人群望着祭司们,他扭头看到了水果摊,快步上前,朝摊上的水果扫了一眼。

坐在一边的卖水果的老头有些秃顶,怀里躺着一只圆乎乎的白色灰条纹短毛猫,被挠着下巴的猫看起来很暇意。老头看到巴泽尔,笑着说:“嘿,孩子,我给你留了一袋大个头的草莓。”

松鼠从巴泽尔的腰间探出头,前倾着身体,用鼻子嗅着什么。
老头伸出手,抓起几颗松子递到了小家伙的面前“当然还有美味的松子。”松鼠抓起松子快速的塞到了嘴里,然后爬到巴泽尔的肩上坐着。

老头怀里的猫突然跳到盛满松子的木台上,盯着松鼠低鸣着。

松鼠拿出一粒松子咬开吃掉,然后将壳扔向猫,猫顿时勃然大怒的竖起了毛。

老头拍腿大笑“这小家伙真厉害。”巴泽尔也在一旁哈哈大笑。

巴泽尔向老头挥了挥手“我一会再过来。”然后提起篮子往回走,从不远处的阶梯口走了下去。
老头的猫跟在巴泽尔后面,时不时向上扑越一番,似乎想逮到松鼠。跟随了一段路程后,最终放弃返回老头那里。

巴泽尔来到一家酒馆前,探头往里面望了望,然后绕到了酒馆背后。

一位略显富态,面容和蔼的中年妇女打开酒馆后门走了出来。

“嘿,玛莎。”巴泽尔站在栅栏外,向那位中年妇女打了声招呼。
玛莎放下水桶,用围裙擦拭着手,向着巴泽尔边走边说“噢,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玛莎拉开了栅栏,接过巴泽尔递来的篮子,清点了一下篮子里面的东西。“干的漂亮。(good boy)”玛莎摸了摸巴泽尔的头。

“等我一会。”说着,玛莎提着篮子从后门进去了。过了一会,玛莎拿着一个小袋子和一个用布包着的面包走了出来。

玛莎把小袋子和面包递给巴泽尔“给,这是你的薪水,还有热腾腾的面包。”
巴泽尔接过东西,微微弯下腰:“谢谢,玛莎。”然后迈着轻快的小步离开。
玛莎向离开的巴泽尔挥着手,突然想起了什么,把手放在嘴旁对巴泽尔大声的说“听说今天是圣祭司回归日,游行队伍会经过这里,很难得一见,不要错过哟。”

巴泽尔转过身,朝玛莎挥了挥手。

【Mona's North gate(摩纳城北门)】

城门内的两侧,五名穿着白色过膝纱裙的女祭司,有俩人站在左侧,三人站在右侧,她们左手挽着盛满花瓣的篮子。

居民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走到路的两旁望着。调皮的孩子们有的爬上了屋顶,有的想接近祭司却被家长抓了回去。

站在左侧的第二个祭司,皱着眉头向城内张望着,突然松开了紧皱的眉头,笑着举起右手挥了挥。

发鬓上装饰着四叶草的祭司小跑着来到第二个祭司旁边,她右手挽着篮子,左手轻轻拍了拍胸口,然后将右手的篮子换到了左手。

那个祭司站直了身子,然后拉了拉肩膀的领边。她旁边的祭司向她使了使眼色“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这时候从城门隧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三匹拥有金色鬃毛的骏马成三角箭形,从城门里跑了出来,它们身上的骑乘者,身披白色嵌金边的大斗篷,领前佩戴着金色狮子徽章。随后四匹被盖上白色盛装的马成方形,整齐的走了进来,骑乘者同样披着白色嵌金边的斗篷,只不过领前没有金色狮子的徽章,他们身前放有两米来长的横杆,横杆对称伸出马身两侧,两头各
挂着一米来长、带流苏的金色绸布。

跟在马队后面的是两位腰系金色丝带,身着白色长至脚踝纱裙的女祭司,盘在后脑勺的发髻上装饰着白色的花朵。其中一人双手捧着盛满清水的木盆,另一人手持捆成束的橡木叶,每走几步就将橡木叶往水里沾一下,然后洒向地面。

两名祭司身后的七人成竖线排列,她们身披白袍,弯月形状的金色装饰将足以披到腰间的白色绸布固定在头上,前额的白色绸布长至眉宇,刚好将头发遮住。她们十指交叉握在胸前,虔诚的低着头,迈着小步向前走。

当披着白袍的七人在城门口出现时,站在城门两侧的祭司们抓起篮子里的花瓣和三叶草抛向她们,然后跟随着七人一同前行,每走一段路程就抛洒一些花瓣和三叶草。

七人身后跟随的是与前面相同的四个持横杆的骑队,然后是国王与国王的卫队。

队伍一路前行,周围的居民们纷纷弯下腰身表示敬意,偏小的孩子们则十分兴奋的一直微张着小嘴。

【Merry street(梅莉街)】

人们聚集到了从北门通往圣堂必经之路的道路两旁,小个子的人都使劲往前面或者台阶上挤,以便能看到路中央的景象。

巴泽尔吃着从玛莎那里得到的面包,悠闲的走着。几个孩子从巴泽尔身旁跑过,边跑边兴奋的说“快点、快点,开路的狮子要来了。”

附近的居民们也纷纷走了出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杵着拐杖慢悠悠的往前走着,从后面过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妇女,和老婆婆打了声招呼,然后搀扶着老婆婆一同前行。

巴泽尔将剩下的面包塞进了嘴里,小步跑向拥挤人群,然后钻进人群向前面挤。

趴在巴泽尔腰背上的松鼠险些被挤掉,小家伙使劲抓着巴泽尔的衣服奋力爬到了巴泽尔的头上。

巴泽尔在人群中探出头,朝左边望了望通往北门的路,然后扭朝右边看到了水果摊。

巴泽尔挤出人群朝水果摊跑了过去。

卖水果的老头右手抚摸着怀里的猫,抬头看到了巴泽尔“噢,孩子,你来了。”
老头往后仰,向左边侧过身,从篮子后面拿出了两只早已准备好的,用干草编织的小袋子,递给巴泽尔。

巴泽尔拉开从玛莎那里得到的小袋子,里面有一些淡金色和浅褐色的透明晶石,他拣出了三颗直径1厘米的浅褐色晶石,然后接过两只干草编制的小袋子,将晶石放到了老头的手上。

老头望着左边的人群问巴泽尔“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巴泽尔也一同朝那边望去“听说,今天是圣祭司回归日,有游行队伍要经过这里的样子。”

道路的尽头,披着白色斗篷、领前佩戴着金色狮子徽章三人驾着金色鬃毛的骏马奔驰而来。
刚才从巴泽尔身旁跑过的几个孩子兴奋的喊着“来了!来了!狮子来了!”

骑马的三人路过水果摊时,侧翼的人不小心碰翻了装满樱桃的篮子,并且从满地樱桃上踩踏而过。
巴泽尔拖长了声音大喊了一声“啊!”然后指着碰翻篮子的人吼道“停下!!”

对方扭头瞟了巴泽尔一眼,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巴泽尔生气的跺了跺脚“瞧那只大猫的眼神,我真想天天喂他吃骨头!”

老头的猫爬在木箱上打了个哈欠,又懒洋洋的闭上眼睛。

老头将那些完好的樱桃拾回篮子,巴泽尔也一同帮忙。松鼠跳下来捡起一颗樱桃想递给巴泽尔,却突然塞进了自己嘴里。

老头笑着说“只是不小心碰倒了,不要在意,孩子。”巴泽尔一边捡着樱桃,回应老头“至少也要道个歉嘛,就这么算了,要是他们下次踢了谁家的东西也会这么一扭头跑掉。”

巴泽尔拾起最后一颗樱桃,搀扶着老头站起来。

他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嘀咕着说“让我来陪他们玩玩。”松鼠爬到了他的左肩,他朝松鼠看了一眼,笑了笑。

巴泽尔往前方左道的一个夹道走了进去,然后爬上一道小墙,往前走了一段路,爬上了右边的一个屋顶,继续往前,走进了两间屋子中的夹墙上。

“嘿,埃尔夫(Elf),你在做什么。”从巴泽尔上方的屋顶探出一个小男孩的脑袋。

巴泽尔抬头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抓大猫。”又继续前进。上面的孩子追问道“我能跟你一起去吗?”巴泽尔没抬头回答道“随你喜欢。”

小男孩高兴的转身,从后面的台阶走了下去,在拐角处和巴泽尔碰头,巴泽尔问那个小男孩“有三个披白色斗篷的人骑着金马路过这里吗?”
小男孩向前方望了望“刚离开不久。”

巴泽尔招了招手“我想,我们得快一点到艾维街。”小男孩跑到了巴泽尔身边“从彩虹上过去吗?”巴泽尔笑着说“对。”

小男孩跟在巴泽尔后面,游走在房屋的夹道和矮墙之间,松鼠偶尔跳下身,走在他们前面。

他们沿着矮墙右转,来到一个小圣堂的后院。由于大家都在外面等待游行队伍,庭院里没有任何人。

他们从后院的楼梯爬到了小圣堂的屋顶,往街道的方向走,来到一个五十厘米宽,二十一米左右长度,一直延伸到对面小圣堂的一个微微拱起的桥前,桥身被刷上了彩虹的颜色。

往下看去,道路两旁只见人挤人。

松鼠跑到彩虹桥上,转回身看着巴泽尔,巴泽尔朝小男孩招了招手“走。”

人群中一个小女孩无意间抬头看见了他们,她发出一声惊叹“哇,有人在彩虹上面。”

巴泽尔和小男孩为了保持平衡,平伸双臂走在桥上。

他们抵达对岸,走下楼梯遇到正准备出去的女祭司。女祭司惊呼了一声“又是你们……”
巴泽尔和小男孩‘嘿嘿’的笑着,跑到后院的矮墙前爬了上去。

女祭司看着他们,双手叉腰无奈的笑着,然后叹了口气。

【Ivy street(艾维街)】

巴泽尔和小男孩从房屋间的阶梯上跑了下来,然后跑到右边转角处一堆货箱的上面趴着,等待着开路的三人出现。

人群突然开始沸腾,从远处,骑着金色马的三人奔驰而来。

巴泽尔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弯成环形,放在唇前随时准备着,在弄翻篮子那个人经过面前的瞬间,巴泽尔吹响了一段长声两段短声的哨音。

马突然急转弯,把马背上的人甩了出去,然后扬起前蹄嘶鸣着。
周围的人一阵惊呼。

巴泽尔从货箱上面跳了下来,小男孩想跟着却被阻止了:“不,你就呆在这里。”

同行的另外俩人勒马走了回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领头的说了一句“嘿,科尔文(Kerwin),你做了什么,竟然被你的马丢出来了。”

科尔文爬起来,将身上的尘土拍去,向着领头人双手往上挥了一下“见鬼,我也想知道。”

巴泽尔左手扶着马身,走了过来,松鼠悠然自得的站在马背上。巴泽尔对科尔文说“如果你能向刚才撞倒樱桃篮子,无视并践踏了食物的行为表示歉意和忏悔,我就将你的马还给你。”

科尔文嘴角往上扬起,皱着眉头,耸了耸肩“你说什么?”

巴泽尔看起来有些生气,用强调的语气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科尔文蔑视的笑了笑,摇了摇脑袋,走到马前面“这可是我的马,你要怎么还?”
巴泽尔突然吹响了一声短一声长的哨音,马顿时扬起前蹄将面前的科尔文踢了出去。

周围的群众一阵哗然,同行的另外两个人哈哈大笑。

科尔文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举在身前咆哮道“什么?!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领队右手放在额前,微微仰天笑着说“我想,你被抛弃了。哈哈哈哈……”

由于前方被群众为了个水泄不通,游行队伍不得不停住脚步。

披着白袍的第七个人抬起头,往右前倾着身子想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她的右眼眶下方有一颗痣。

国王带着一名卫兵骑着马往前走,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手持橡树叶的祭司也迎面走了过来。

国王下马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祭司双手自然放在腹前,说道:“狮子们似乎与一个孩子发生了争执。”
国王不解的笑道:“和一个孩子?”国王将缰绳交给了同行的卫兵,然后对着祭司说“能把狮子拦下的孩子,你不觉得很有趣吗?”国王笑着朝人群走去。

手持像树叶的祭司两手往前一摊,叹了口气,扭回身跟在国王后面“国王陛下,今天可是非常重要的圣祭司回归日啊。”国王挥了一下右手“你总是那么急,这样会错过很多东西哦。”祭司无奈的说“和这个完全没有关系吧。”

科尔文将双手举过头顶,有些歇斯底里的问领队“好吧,现在该怎么办?!”
领队依旧大笑不止“不要来问我,哈哈哈哈……”科尔文双手叉腰:“你笑够了没有。”领队:“没有。”

巴泽尔左手扶着马身,右手叉在腰上,皱着眉头:“道歉对你来说就这么难吗?”

科尔文晃了下脑袋,用脚使劲踢了一下地面,转过身时看到国王站在巴泽尔的后面,便条件反射式的单膝跪了下去,低着头说了一句:“国王陛下。”

国王走上前,右手掌心向上动了动,示意科尔文站起来。

巴泽尔抬头望着国王“你是他的饲主吗?”
国王耸了耸肩,点了下头“是的。”巴泽尔:“我想,你需要好好调教一下你的大猫。”

国王转头看了看科尔文,科尔文谦卑的低着头,又转回头看着巴泽尔:“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巴泽尔点了点头:“他路过水果摊时撞倒了一篮樱桃,并且从樱桃上面踩了过去,我叫了他,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我希望他能为自己的行为表示歉意和忏悔,不过,他看起来非常不乐意。”
国王转过头盯着科尔文:“是这样吗?”

科尔文依旧微低着,深吸一口气,肩膀高耸了一会,又放了下来:“是的,陛下。”国王:“很好,那么就表示一下你的诚意吧。”

科尔文叹了一口气,走到巴泽尔的面前,右手搭在左肩前,微微弯下腰身:“我为我的粗鲁表示歉意,为我糟蹋莫伊拉女神恩惠的食物表示忏悔,以身为狮子后裔的荣耀向你保证,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巴泽尔:“你是个好孩子(you are a good boy),我很乐意接受。”
科尔文直起身退到了一边。

国王抚摸着马的鬃毛:“哦,我的孩子。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夺走了他的马。”巴泽尔:“很简单。”

说着巴泽尔走到马背面的五米远处,吹响了一声长一声短的哨音。

马的耳朵动了动,然后转身朝巴泽尔走了过去。

国王,拍着手走了过去“漂亮,你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驯马师。”巴泽尔摊了摊手:“我不喜欢这个工作。”
国王弯下身摸了摸巴泽尔的头:“孩子,告诉我你的名字。”
巴泽尔率直的看着国王,自豪的说:“巴泽尔,巴泽尔 弗里斯特。住在布鲁姆街(Bloom street)”
国王笑着说:“好孩子,非常响亮。你的父母在人群中观看游行吗?”

巴泽尔抬头看了看天空“是的,不过他们是在莫伊拉女神的身边看着。”
国王拍了拍巴泽尔的肩膀“噢,坚强的孩子。”这时候松鼠爬到了巴泽尔的肩上,国王笑着问:“这是你的朋友吗?”巴泽尔看了看松鼠,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它是布朗尼。”国王笑着说:“它看起来很机灵。”

国王直起身子向领队们再的地方望了一眼“你想来参观一下仪式吗?”巴泽尔说:“想,但是我可以吗?”
国王笑着点了点头“是的,你可以,你是我邀请的客人。”说着,国王向科尔文招了招手。
科尔文走过来,右手放在腹前,鞠躬:“陛下,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国王示意巴泽尔走到他旁边,“你能否照顾好我的客人,直到圣堂。”科尔文:“非常乐意为您效劳。”

手持橡树叶的祭司走了过来,在国王身旁小声的,急躁的说“国王陛下,怎么可以让一般市民参观仪式啊……”祭司还没说完就被国王打断“不用担心,没问题的。”祭司“但是……”国王看着前方笑着说“你太喜欢担心。”

巴泽尔和科尔文一同向前走着,巴泽尔把马的缰绳递给了科尔文,科尔文有些顾虑的问“它不会再踢我了吧?”巴泽尔笑了笑:“你真有趣,这是你的马。”科尔文:“但是你能让它听你的话。”

科尔文将巴泽尔抱上马背,巴泽尔坐稳,看着科尔文说:“我想,我得对你说句抱歉。”
科尔文熟练的跨上马背坐在巴泽尔后面,对刚才巴泽尔说的话表示疑问:“什么?”

巴泽尔抚摸着马的鬃毛,松鼠调皮的爬到了马头上。巴泽尔说:“我让你的马伤害了你。”

松鼠碰到了马的鼻子,让马打了个喷嚏。
科尔文拉住缰绳:“没什么,它从前也老踢我。”从后面传来国王的喊声“科尔文。”
科尔文拉起缰绳,转回身。

国王抬起右手点了点“从后天开始的七日,你每天都给那个卖水果的打杂去。”说完,国王转身,人们自动让出一条路,祭司也跟随其后。

科尔文在马上微微屈身,然后拉起缰绳朝同行的另外两人走去,边走边说:“看来我要忙碌一段时间了。”巴泽尔笑着说:“很充实,不是挺好。”科尔文撇了撇嘴:“我更想睡个好觉。”巴泽尔听完呵呵的笑着。

【Mona piazza(摩纳广场)】

宽阔的圆形广场能容下数千人,广场的尽头是围城圆弧的墙楼,直面看去的正中间有一扇通往墙楼后方宫殿的大门。
左侧四十五度角方,有一扇白色大门,门的对面是一个小码头,三艘漆成白色的木舟停靠在两边。
将圣堂隔离开的小湖中,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看到底下是一片树林,个别高大树木的顶端则耸立在水面。
成群的鱼儿们穿梭在水底的林中。

穿白袍的祭司们分成了两批,乘着木舟驶向对岸的圣堂岛,其中包括手持橡木叶的祭司。

巴泽尔跳上余下的那艘木舟。科尔文接过剩下那位祭司手中的木盆,让祭司先上船坐稳,自己才上去。穿着白袍的船夫解开了绳索,撑起划桨驶进了湖中。

巴泽尔往湖水中望着,眼下的景色让他一直兴奋的张着嘴巴。
松鼠爬在船沿,探下身想划水面,结果险些掉入水中,还好科尔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

巴泽尔往右边望去,一座木制大桥架在半空中,连接着王宫和圣堂岛。
桥上,国王的身后跟着另外两只开路狮子以及几个面生的人,其中一个金色短发少年与国王并排着走。
他们通过大桥坐落在圣堂岛方向的大铁门,踏上了圣堂岛的土地。

木舟停靠在圣堂岛脚下的小码头,巴泽尔走下船抬头仰望着延绵向上的石阶,依稀可以看到穿白袍的七人已经走了大半路程。

科尔文从背后拍了巴泽尔一掌:“怎么,被石阶吓住了吗?”然后呵呵笑着。
巴泽尔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向科尔文望了一眼,然后扭回头朝石阶走了上去。

【Sanctuary:quiet aisle(圣堂:宁静之路)】

从圣堂花园的侧边穿过,一条鲜花走道连接着一座看似巨大花房的无顶棚建筑物。

拱形的藤架上爬满了绿色的枝叶,白色和黄色的蔷薇花如同绮丽的星辰般点缀在无限延伸的墨绿色中,筑成这条通往神之间的宁静走道。
从深处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祭司,她的银色长发如同大波浪般披至大腿,头上戴着木制的长角鹿面具,身穿白色连身长纱裙、金纱大披肩的长带在胸前绕了个结,手部和脚部都佩戴着金色环镯,胸前的一串项链上挂着七颗硕大的淡蓝色透明晶石,它们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光芒。
她的身后跟随着两位年轻的女祭祀,发色一位深棕带着南国血统、一位淡金,齐腰长发在后面编了两个蓬松的辫子,头戴木制的短鹿角面具,身着长袖白色祭司服,腰上系着一条金色绸带,脚踝套有金色的环镯。
她们都赤裸着双脚

手持橡树叶的祭司带领着披着白色长袍的七人来到开满蔷薇花的走道前。

她将橡树叶双手托起举过头顶,然后递给戴着长鹿角面具的祭司,戴着长鹿角面具的祭司双手接过橡木叶。
递给橡树叶的祭司退到一边,双手自然相握在身前,虔诚的低着头微微弯着腰身。

戴着长鹿角的祭司转身往回走去,戴着短鹿角面具的祭司跟随其后,披着白袍的人也跟在后面一并前行。

阳光透过茂密藤洒下斑斓,花瓣上的水珠折射着阳光,如同璀璨的宝石一般。透过藤架和枝叶间偶尔可以看到被蔷薇花吸引来的蝴蝶在翩翩飞舞。“我觉得我有必要提前警告你一下。”从左边传来了原本手持橡树叶的祭司的声音。

巴泽尔跟随着祭司走在开满蔷薇花的宁静之路,他向左边扭头望着祭司,坐在他右边肩膀的松鼠出神的望着顶棚。
巴泽尔:“什么?”祭司转回头看了一眼巴泽尔:“我希望你能像花那样安静。”巴泽尔:“如果它们能说话,你会发现它们其实很吵。”

他们在一道三米高三米宽的棕色弧形对开式木门前停了下来,左右是两米来宽的墙壁。巴泽尔往右看了看,发现有一扇宽、高一米五的弧形单开门,门的中央雕刻着一条咬住自己尾巴成圆形的蛇,蛇的里面有一个七芒星标志,七芒星的中间有个突起的半球。

“总之,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的呆着。”说着,祭司推开了左边的那半门看着巴泽尔。巴泽尔走进了门里。

【Moira's living room(神之间)】

从那扇弧形对开式木门进去有三层向下的小台阶,远眺对面也有一删弧形对开式木门。
圆形的厅堂被一条三十厘米宽,自东向西与地面平齐的水渠完美对半分。
西头从墙下带有栅栏的小拱门流了出去,依稀可见砌起的水渠上飘着一些绿色的浮萍。
东头是一个直径十米的水池,池子边缘依稀可见的台阶向下延伸着。水池的中央有三根高耸的圆柱,圆柱上支撑着大概直径七米的巨型石池,石池上方的空中有一道水渠,清澈的水通过水渠倾泻而下填满了石池,从石池溢出的水落在了下方的圆形水池里。
国王站在水渠北面靠近门的方向,他的身后站着一位手捧香水百合的年长祭司。
靠墙处,一位身着深蓝灰色皮衣,看起来比巴泽尔年长几岁,带着银色耳钉,眼神犀利的金色短发少年朝巴泽尔的方向望了一眼,又转回去看着水池方向。

巴泽尔从台阶上走了下去,乖巧的站在了一边,祭司关起门走到了巴泽尔旁边。

北面的门打开,走进来两个抬着长木箱的白袍男子。木箱约高20厘米,里面饰满了蓝色、紫色和白色的鲜花,他们将木箱放在中线靠近水池的地方,然后退回门边站着。

在池边的北面和南面各站着三位祭司,她们是在北城门撒花瓣的那几个人,发鬓饰有四叶草的祭司南边靠近水渠处。
她们双膝跪下,双手合握在胸前,头微微扬起,开始哼唱《Rondo(圆)》

“Suno luno stelo(太阳、月亮、繁星)
Ni kanti,por prikanti vi(我们歌唱,为了赞美你)
Vi trapasi sep sufero(你经历七重苦难)
Via lumo senkompara(你的光芒无与伦比)

Lumo ĥaoso ombro(光明、混沌、暗影)
Ni kanti,por gardi ordo(我们歌唱,为了守护秩序)
Ni ŝarĝo ĉio sorto(我们背起一切命运)
Nia idaro mano en mano(我们的子孙携手共济)

Danki granda ami(感谢伟大的爱)
Ni ĉiam kanti(我们永远歌唱)
Ni ĉiam gardi(我们永远守护)”


突然,上方传来一声悲鸣,一个人从石池坠落,顿时水花四射。水面隐隐出现一摊血色,然后穿着白色纱裙的祭司浮了上来。

发鬓饰有四叶草的祭司停止了歌唱,她身体颤抖着,瞪大了的眼睛因为充血有些泛红。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歌唱。

站在北面的两位白袍男子走到了池边,一个人顺着台阶走下去,将池里的祭司双手抱了上去,另外一个人双手接过,然后缓慢的将祭司平放在那个充满鲜花的木箱里。

她湿润的银发紧贴着肌肤,安详的面容有少许的悲伤。胸口流出的鲜红在湿透的白色纱裙上晕染开来,如同一朵绽放的鲜花。

国王从身后年长祭司的手里拿出一束香水百合,双手持着走到了木箱前。

他单膝跪下,将香水百合放到了祭司的胸前,并将她的两手放在了香水百合上,看来就像她握着那束花一样。国王俯下身亲吻了祭司的额头,然后站起身,走回到原来的位置。

两位穿白袍的男子将木箱平稳抬起,从北面门走了出去。与此同时另外两个白袍男子抬着同样的木箱走了进来,将其放到了上一个木箱所在的位置。

巴泽尔微微皱着眉头望着他旁边的那个祭司:“她死了吗?”
祭司看着巴泽尔,看着那孩子一尘不染的双目,抿了一下嘴唇:“是的,她去到莫伊拉女神的身边了。”巴泽尔:“为什么?”祭司:“你指什么?”
巴泽尔朝水池方向看了一眼:“不是为了迎接圣祭司回归的仪式吗?”
祭司看着水池的方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巴泽尔:“这就是圣祭司的回归仪式。”

第二个人从石池坠落,发鬓饰有四叶草的祭司闭着双眼,紧紧的皱了一下眉头。
巴泽尔身边的祭司说:“她们经过所有苦难的洗礼。”

巴泽尔抬头望着祭司,他们的远处,国王正在送上鲜花和祝福。
祭司继续说:“她们品尝所有的快乐和幸福。”

白袍男子将木箱抬出了北门,接着又进来两个抬着木箱的白袍男子。
祭司接着说:“她们通晓世间的一切。”

第三个人从石池坠落,发鬓饰有四叶草的祭司紧闭着双眼,泪珠从眼角挤了出来。
“她们是光明。”巴泽尔身边的祭司这么说。

第四个人从石池坠落,发鬓饰有的四叶草的祭司满脸泪痕,她的声音颤抖着。
“她们需要与所有的黑暗共存。”祭司沉重的说着。

祭司转回头看着巴泽尔,说:“她们被暗影所束缚,她们坠入了深渊。”祭司顿了顿:“我想真实对你来说还太早,你应该和同龄的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玩耍。”

巴泽尔紧皱眉头咬着下唇望着地面,左肩的松鼠布朗尼碰了碰巴泽尔的脸颊,巴泽尔松开紧咬的下唇看了一眼布朗尼,然后抬头看着石池的方向,他的沉着眼皮似乎在考虑什么。

巴泽尔转过头望着祭司,然后悄无声息的往后退着。
巴泽尔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从细小的门缝中挤了出去。

靠墙的处的那个金色短发少年朝巴泽尔的方向望了一眼,轻轻的“哼”了一下,双手随之交叉在胸前,然后扭回头看着水池方向。

巴泽尔轻轻关上门,转身走到右边的那道有雕刻的门前。

他抬起手想要推开门,却在门前停住了,他的手掌缓慢的握在了一起。

他在门前低着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的里面是一条昏暗狭长的走道,光透过外墙上爬满藤叶的小窗,从高处零星的撒了进来。
巴泽尔一手扶墙,向前摸索着。从左边墙内依稀传来落水的声音,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前方,从右边倾泻出明亮的光。
巴泽尔走过去,那里有一道三米宽七米高的拱墙。拱墙里面,顶端被打磨平滑的石柱,叠成了七层台阶,一直延伸到石池。

巴泽尔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他在第六层台阶止住了脚步。
他微张着嘴,睁大了眼睛,一瞬间似乎停止了呼吸,他肩上的松鼠缩到背后趴着一动不动。

石池的边缘,左边站着两位带短鹿角面具的祭司,一人手捧白色的绸布,上面压着一些精美的首饰,另一人双手横持一把用晶石打磨成的尖锥。石池的右边,银发披肩的女祭司,身着白色长纱裙,双手自然的搭在身前,她微微低着头,鬓发遮住了她的脸。
石池中,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右手持晶石尖锥举过肩膀。

前方,从空中倾泻而下的水柱前,一位银色长发祭司弓着腰身,低着头,右手掌心上的晶石曾挂在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的项链上。
那颗晶石在逐渐碎裂,握着晶石的手长出了青灰色的鳞状角质,指甲变厚变尖向掌心弯曲。
她的身体颤抖着,咬破了下唇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她抬起头,绝望的双眼被红色血丝密布到看不见白色的眼球,止不住流出的眼泪里渐渐渗入了血液。
被水淋湿粘着皮肤的银发,从发根开始渐渐被黑色浸染。
她身上的皮肤开始溃烂,她痛苦的哀嚎着,原本平齐的牙齿变得尖锐错落。
她向前伸出布满鳞状角质的右手,她似乎在乞求着什么的,但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只有嘶哑刺耳的吼叫声。


右手掌心的晶石完全碎裂。

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将右手的尖锥轻轻抛了出去。

尖锥如同被那个变异的祭司所吸引,快速的向她飞去,戳入她的胸膛,带着莫名的力量将她冲出了石池。

胸前的晶石裂成无数碎片,她身上的异变也随之剥离。
她微笑着,带着深沉的悲伤与不舍坠落了。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跟在巴泽尔身旁的祭司轻轻拍了一下巴泽尔的肩膀。

巴泽尔回过神,颤抖了一下,一直停留在眼角的泪珠滑落脸庞。
巴泽尔扭过头看着祭司,他颤抖着声音问她:“那是…什么……?”
祭司叹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望着前方“那是来自深渊的暗影,世间所有的黑暗面,透过晶石的力量来考验着她们,弱小的灵魂会被吃个精光。”巴泽尔:“成为圣祭司必须要这样吗?”
祭司低下头看着巴泽尔:“是的。”巴泽尔:“圣祭司的职责是什么?”祭司:“引领这片大陆的命运,为我们的子孙建立美好的世界。”

巴泽尔右手横甩开,紧皱着眉头,大声喊着:“这是在开玩笑吗?!”祭司平淡的说着“不,这是我们世代所背负的命运。”巴泽尔:“为此,她们就要先上自己的生命?!”祭司:“这是在所难免的。”巴泽尔因为愤怒而全身颤抖着:“荒唐!命运说你今天在这里献上你的生命吧,然后你就会义无反顾的去死吗?!”祭司依旧淡定的说:“是的,我想我会。”巴泽尔:“你疯了!”祭司:“不,我们一直遵循和保护着古老的秩序,才会有今天的平和与繁荣。”

石池上的祭司们被争吵声给吸引,转回身看着他们。
站在石池边缘右边的祭司看着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点了点头,那位银发的祭司走下了台阶。

巴泽尔使劲甩了一下手,趴在背上的松鼠牢牢抓住衣服防止被甩出去:“如你所说,是为了维持秩序的话,方法不是数不胜数吗?!”

银发祭司双手轻轻搭在巴泽尔的肩上,在他耳旁柔声说着:“没事的,孩子。”

银发祭司蹲在第七层台阶上,将巴泽尔转向自己,巴泽尔身后的祭司双手放腹前,微微弯了下腰身。

阳光披撒在银发祭司的身上,她的右眼眶下有一颗浅褐色的痣,她甜美的笑着,能让所有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她真诚的看着巴泽尔的双眼:“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并不是那个叫命运的家伙强迫我们这么做。”
巴泽尔轻咬着下唇,低着头望向一边。银发祭司抚摸着他的头发:“真是漂亮的金发。我想,你曾向莫伊拉女神许下过许多美好的愿望吧?”巴泽尔点了点头。银发祭司笑着说:“能成为圣祭司是我毕生的愿望,所以无论结果怎么样。”

她的手颤抖着,巴泽尔抬起头看着她:“你在颤抖。”
她有些为难的笑了笑:“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银发祭司站起身,往回望着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刚开口想要说什么,戴长鹿角的祭司似乎已经明白,向银发祭司点了点头。

银发祭司转回头看着巴泽尔:“可能有些任性,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巴泽尔疑惑的看着她,还是点了点头。

银发祭司牵起巴泽尔的手,走到了石池的边缘。她转过身,面朝巴泽尔:“你能在这里看着我,一直到最后吗?”她无奈的笑了笑:“虽然这样说挺丢脸的,但是害怕的时候还是希望有一个人能在身边。”

巴泽尔抿了抿嘴,点了下头。
银发祭司弯下身,亲吻了一下巴泽尔的脸颊,轻声说道:“抱歉,为难你了。”

银发祭司直起身,走向石池中。巴泽尔伸出的左手悬停在了半空中。

银发祭司站在水柱前,飘落的水滴撒在她的头发上,透过太阳光折射出七彩的色泽。

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摘下项链上挂着的最后一颗晶石,递给了银发祭司,然后退回到她原本的位置。

银发祭司左手自然放在腹前,右手持晶石,先碰了一下额前,又碰了一下胸口,然后直伸前方。

晶石上出现了裂痕,然后剥落了一小片,握着晶石的手出现了与肤色相同小鳞状角质。

她因为痛苦缩紧了身躯,水滴从湿润的发梢垂落。

戴长鹿角面具的祭司,从戴短鹿角面具的祭司手中接过尖锥,望着银发祭司,右手持尖锥举过肩膀。

银发祭司抬起头看着巴泽尔,她看起来悲伤又满脸歉意。
她手中的剩下的小块晶石碎裂了。

戴长鹿角的祭司投出了尖锥。

巴泽尔跨出了左脚,伸直了右手,前倾着身子,唇齿微启的脸上写满了不解与悲愤。
撒在他身上的阳光散发着微弱的金色。

尖锥刺入银发祭司的胸膛,银发祭司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跪了下去,双手撑着池底。

周围的时间仿佛凝固住了,大家都一动不动的看着银发祭司。

银发祭司双臂有些颤抖,她喘着粗气咳嗽着,身上的异变逐渐脱落,胸口的尖锥也碎成了粉末,没有给她造成任何伤痕。
她直起身,坐在水池中,抬起头看着巴泽尔他们。

她双眼微合的笑脸,与先前比起来沧桑了许多,:“没事的,我会接受一切。”脸庞湿润的泪痕似乎在告知,这是它们最后出现的地方。

戴长鹿角的祭司走过去扶起了她,将她搀扶到石池边缘,她微笑的看着巴泽尔,一手摸着他的头说:“谢谢。”

手捧白色绸布的祭司走了过来,戴长鹿角的祭司将这块硕大的绸布披在了银发祭司的身上,然后将那些精美的首饰戴在了她的手上和颈上。

另外一个戴短鹿角面具的祭司,从腰上的包里掏出三颗橡子,合握在双手中。
走到面向厅堂的边缘,将双手向外伸直,她大声的说着:“她的名字是琉。”然后将橡子抛了下去。

橡子划了个漂亮的弧线落入水中,发出清脆的“噗咚”声。
顿时,歌声停止,传来人们兴奋的私语声。

国王走到水池前,转过身背对水池,高举双手:“让渡鸦们带上‘琉’这个名字,前往埃普利和伊瓦罗。敞开摩纳的大门,这片大陆将度过七天的高歌欢舞。”

琉牵起巴泽尔的手走下台阶,松鼠从两手之间爬到了琉的肩膀,很亲昵的蹭着琉,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它。巴泽尔惊喜的说着:“我想,我第一次见到这家伙这么亲近别人。”琉只是微笑着,没有说什么。

琉带着巴泽尔来到国王的面前,所经之处,人们无不虔诚的低着头表示敬意,包括国王在内。
琉将巴泽尔推到身前,看着国王说:“这个孩子,亦是光明,亦是黑暗,现在是混沌的细小波浪,金色的灵魂泛着微光。”

国王走到巴泽尔的面前,看着巴泽尔笑着说:“正如圣祭司所言,这个孩子向我展现了他独特的光辉,他有成为灯的资格。”
这时候,国王身后一位看似首相的人走了上来:“可是,国王陛下,灯的传承只有血亲才能够……”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国王转过身打断:“就算只是平民之血,只要拥有同样的灵魂,与吾等所祈求的并无差别。”

国王俯下身摸着巴泽尔的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将收你为养子,但愿你的灵魂能变得更加耀眼。”说着国王直起身,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名字是叫伊登(Eden)还是路西恩(Lucien)好呢?”

“巴泽尔!”他拍着胸脯,望着国王,高昂的说着:“我的名字是巴泽尔!这是我的父母赐予我的宝物!我绝对不会舍去!就算是莫伊拉女神,我也会说绝不!”

国王撇嘴一笑:“那么,我赐予你里昂内尔(Lionel)这个名号。带着你的骄傲来向我证明,我并没有看走眼。”

-----------------------------------------------------------------
*一话over,如果你喜欢的话,那就毫不吝啬的拍声掌吧。

世界の世界2011新作上映-Thunderella(傲嬌奇緣)-首映活動持續更新

經過2兩個月的折騰= =總算是完成了,於是~撒花


临时奋战官方:http://users4.jabry.com/sns717

请求应援区--->
本次作品将参与:17173的第五届十大游戏视频活动 土豆映像节
作品正在提交审核,希望大家能够为我们投上一票。
------------------------------------------------------------------
首映活动区-->
因为活动还在进行编排处理,请等待内容更新。

活动1:为我们投上一票,作为感谢,将从中抽取几位送出Travel的周边。
*运费需自理
------------------------------------------------------------------
放映厅前台-->


今次作品依旧轻松搞笑,欢乐MAX!请抱着随时吐槽的状态来观看此片=w=

关于音频的问题,我们是在无法统一硬件设施。如果有出现听不清楚的现象,请更新一下你的声卡驱动,或者直接换一块吧!(殴
------------------------------------------------------------------
为获得最佳音响效果,依旧推荐下载观看【嗯?!这么强的片你也不下载么!(死】

音频配置,在Realtek高清音频管理中
喇叭组态:耳机的条件下-耳机虚化;音箱的条件下-虚拟环绕音。
均衡器:现场
720P全屏观看,与屏幕保持1.5M左右距离,效果奇佳无比
------------------------------------------------------------------
下载地址:更多地址请关注官网的更新
115网盘
视频:http://u.115.com/file/f58d9251ca
字幕:http://u.115.com/file/f5a51ea640
------------------------------------------------------------------
放映厅入席-->
tudou清晰放映厅


更多放映廳,請專至主站查看

------------------------------------------------------------------
闲茶区--->
关于Travel的一些碎语。
相信关注过的一些人,也应该知道,这个坑爹的连载= =要回炉重新来了
世界观更正以及,与整体世界观接轨,角色会在不同程度上进行更改。
有角色不会删减,有增加角色,最后决定出出现的未定。
下图为很早前决定重制,涂的一张所有角色的草稿


今次作品发布完以后,就将开始着手天Travel这个坑。
对那些跳坑的表示歉意/_\所以本人还是决定,重新来,给大家一个完整成熟的故事世界。

于此同时…嗯,还是继续招募能人之士与声优。
具体更新请关注 主站,或者我的BLOG

Mabinogi†Holic為愛而生!最高!

Mabinogi†Holic 狂熱Mabinogi,OP以及標題-COS瑪利亞狂熱(まりあ†ほりっく)

給大家帶來輕鬆搞笑以及吐槽滿塞的世界(掩面

續篇很對不住大家的跳票了將近一年【跪地……】
續篇和前篇都有壓軸戲喲!更有各種穿越!

>>>>>>3月11日更新
某在學校浪費人參的時候,無意找百度娘搜了一下mabinogi,於是發生了下面一幕……

OTL||||居然被排上去了么……

※活動3月10日結束了
做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173的视频活动[大概2月底的样子]OTL|||于是标准的踩尾巴!
如果你喜欢这个视频的话请给我们投上一票!非常感谢!
如果你觉得这个视频很好玩的话请转发给你的朋友们,能帮忙投上一票的话就更GJ了!


※投票方法
1、进入: Mabinogi Holic 续 http://vlog.17173.com/v/1/1034/64/NjQ3NDcz
然后点击视频右下方的投票即可

2、进入活动页面 http://vlog.17173.com/vote/201001/sp0105/show1.php到剧情视频这里找到MabinogiHOLIC续


-爲了減少進入時的加載,將Video分成了兩章,點擊圖片即可進入



Fantasy Life!We are in this world!I love her so much!
Thank you Mabinogi&DevCat!

-------------
❤Wallpaper
1280x720

mh-luna.jpgmh-pan.jpg

Mabinogi†Holic 續


Mabinogi†Holic 后篇

※已經製作完畢…各方整理中!稍後更新
※Production completed!Finishing…Update Later!


AVFUN吐槽专用传送门http://220.170.79.105/html/game/20100305/82002.html
中國語Update



◇Download
-目前只有中國語版本,稍後更新!
-Chinese Version only,Update Later!

1、Tora.と (JS)
2、115网盘
分流
RF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f59868ae-2812-11df-8b71-0015c55db73d/
115
http://u.115.com/file/f29c68355f

※If the download fails,Please send me e-mail:enchant@sns717.com




自我介绍

Enchant· J

Author:Enchant· J
┌◇www.sns717.com
主站超杯具中
Site dead!
Awaiting resurrection…
└上有天朝下有河蟹|天造地和
>www.geocities.jp/lostenchant
普通の人生?要らない!
生きてる限り僕は負けな!


你什麽都沒看到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